365bet最新体育备用网址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南怀瑾 上虞
查看: 151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王一醇:那个难忘的夜晚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7-20 16:58:44 | 只看该作者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那个难忘的夜晚

如今已过花甲之年的王云泉,说起四十五年前的那个夜晚,依然激动不已。


王云泉,崧厦寺前人。当年他的曾祖父王金敖在杭州湾上搞运输。有一次,船上所有货物被海盗劫走,船员死里逃生。自此以后,曾祖父卖掉名下的一艘疍船,从雀嘴村移居到了寺前村,在汪家桥旁租了三间平房。初来乍到,一家人无田无业,开了一爿豆腐作坊。同时家里养了一头母猪,繁育仔猪既能赚点小钱,又能充分利用作坊的下脚料,一举两得。


汪家桥上人来人往,善于经商的王金敖看到了其中的商机。当时浙东海塘外面的住房都是清一式的草舍,毛竹的需求量很大,而且仁和丘一带农民到崧厦赶集,多数经过此桥,于是他利用这天时、地利,做起了毛竹生意。还请来了一位竹匠师傅,加工竹椅子、竹床等。耳濡目染,后来王云泉的父亲王永潮也成了一名竹匠师傅。


王永潮脑子好使,大跃进期间,造了一台滚动式的棉杆挤轧机,提高了剥取棉杆皮的效率。后来他用牛车盘、皮带、石磨和一头黄牛有机组合,创造了一牛挨6磨的成功范例,解决了当时农村集体食堂玉米磨粉效率低下的问题。几经历练,王永潮成了当地一名技术革新能手。


为了彻底扭转虞北沿海严重的倒滩势头1969年新年伊始,盖北、新农、后倪三个抛坝指挥部相继成立。当时的目标十分明确——抛坝,促淤,保丘。并提出了“炸平夏盖山,开垦后海滩”这样振奋人心的口号。数十名能工巧匠应召来到虞北排涝闸旁的新农指挥部,开始建造运石船只和敲拉石板车。原联丰公社管委会主任,时任新农抛坝指挥部指挥长的丁惠记,对一专多能的王永潮十分信任,让他负责带班做板车。


19693月,抛石筑坝正式开始。按照规划,大量石块源源不断抛向定点的海滩,石坝慢慢延伸。到196910月,后倪坝以西至曹娥江口,已淤涨出一大片滩涂,而且滩涂高程基本上达到了围垦要求。同年1214日,崧厦区组织13个社镇3万民工,发起了围垦“六九”丘的战斗。围涂期间,广大民工睡地铺,顶严寒,踏冰霜,战风雪,以手掘肩挑的原始方式,万众一心,经过17天艰苦卓绝的奋战,用人海战术筑堤4100多米,围涂3500亩。随后又连年在曹娥江河口地段进行大会战,“六九”、“七0”、“七一”、“七三”4丘海涂连成一体。以围代坝,以坝促淤,后来几年,虞北沿海滩涂淤涨明显加快,一场又一场声势浩大的治江围涂的人民战争不断在杭州湾畔打响。


“六九”丘围涂以后,盖北、新农、后倪三个抛坝指挥部完成了历史使命,部分人员抽调到了崧厦区抢险围涂指挥部,其余人员打道回府。回到生产队不久,王永潮凭着一技之长,经生产队同意,带着儿子王森泉、王云泉,前往盛产毛竹的余杭、德清、安吉一带,走村穿巷,为当地加工竹椅子、竹床等,东奔西跑,居无定所。


曹娥江河口地段连年围涂后,抛石护塘,抢险保丘的任务日益繁重。同时为了垦殖已围滩涂,造桥,建闸等大型农田水利设施须适时配套。如此一来,除了抢险运石抛石的民工外,急需一批能工巧匠。1973年冬,此时已担任上虞县治江围涂指挥部工程组组长的丁惠记,向当时的联丰公社打招呼,指名道姓要王永潮到治江围涂指挥部报到。


王永潮报到时,要求将小儿子王云泉带在身边。考虑到他是位技术革新能手,有关领导同意了他的要求。当时只有15岁的王云泉跟随父亲来到虞围闸旁的工场,从事修理板车和敲板车等木工活。


处在“七一”丘西南角的南江排涝闸动工在即,不久王永潮父子俩被调往建闸工地,负责制作混凝土模板。建闸工地附近,搭有前后相间的4排草舍。这里是抛石护堤民工的暂住地和建闸的木工工场。草舍西边为七一丘西直堤,堤外便是曹娥江。工余时间,王云泉经常到堤外滩涂拾泥螺,挖螃蟹,有时还与人搭帮牵水拦,生活平静而充实。然而1974819日晚上的经历,让他终身难忘。


乌云、狂风、极度摇摆的植物,预示着13号台风将不期而至。这天,1974818日,农历七月初一,恰逢天文大潮。风、雨、潮“三碰头”,会形成破坏力极大的风暴大潮。据预报,13号台风将正面袭击上虞。杭州湾上狂风怒涛险不可测,沿海防台抢险形势异常严竣。


19日中午,王永潮父子俩在草舍里面近栋头处搭了一个阁楼,并将一些生活用品、木工用具搬上了搁楼,晚上他们准备睡在搁楼上。建闸负责人老崔见此情形,力劝王永潮不能这样。老崔是三汇人,从小生长在海边,他深知风暴大潮的凶险。天黑以前,老崔对草舍逐一进行了检查。在老崔的催促下,民工陆续上堤防潮。经老崔再三劝导,最后王永潮父子俩也爬上了堤塘。看到民工全部上了堤塘,老崔才放下心来。


夜里,大雨瓢泼,台风一阵紧似一阵,风助潮水,杭州湾上,大浪以排山倒海之势一波又一波地推来,撞击着一线堤塘。七三丘、六九丘堤塘先后被撕开多个缺口,不久全线溃堤。随着潮位的升高,曹娥江里掀起的浪头一波接着一波推向七一丘西直堤。堤身泥土被浪头大块大块地剥落吸走,吓得防潮民工心惊肉跳。此时防潮抢险已非人力所能为,避免人员伤亡成了头等大事。17民工身裹草包、席子挤在一起,承受着劈头盖脸的狂风暴雨与海浪的不断袭击,身心备受煎熬。


12级以上台风的强劲推动下,海浪为所欲为,七0丘、七一丘堤塘也相继失收,汹涌的潮水肆无忌惮地一路狂奔,横扫丘内。转眠间,丘内潮位迅速抬高。20日凌晨,最高潮位达9.1米,比平时高出2.6米,为历史所罕见。此时潮水离堤面仅30厘米左右,西直堤受到潮水、江水的双向夹击,堤塘在剧烈地颤抖。夜色朦胧中,蜷缩着身子的王云泉目睹附近的电线杆轰然倒下,莫大的恐惧袭来,突然有人发出一声尖叫。当在场的人回过神来,发现草舍附近南北两端的堤塘已不见了踪影,存身的一段堤塘已成了一座孤岛,一个个不寒而栗。大浪劈来险象环生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,大家相互鼓励,有人还不断祈祷……能否挺过去,听天由命。


东边的天际微微发白。此时潮退了,风小了,雨也停了,咆哮了一夜的杭州湾又恢复了往日状态。彻夜未眠的王云泉,看到自己住的那栋草舍已漂浮在曹娥江上,随波逐流,渐渐远去,父子俩十分后怕。


那漂浮的草舍随潮流来回漂移,最终搁浅在曹娥江对岸的滩涂。大概半个月以后,当王永潮赶到那里,凭记忆扒开草舍栋头,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放在搁楼里的生活用品与一只工具箱竟原封未动。


王云泉们经历的那个刻骨铭心的夜晚,只是上虞大围涂期间的一个惊险插曲。四十五年弹指一挥间。如今虞北海涂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。曾为上虞大围涂或多或少作出了贡献的广大民工,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他们吗?


? ? 王一醇? ?20197



沙发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20 21:39:25 | 只看该作者

战天斗地年代的难忘经历,他们是上虞的功臣,历史必将铭记。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文明天地 ( 浙ICP备 18047255号-1 浙公网安备 33060402000462号 )

GMT+8, 2019-9-24 14:51365bet最新体育备用网址 , Processed in 0.200115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5-2018 www.wwmm.cn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